慈濟 ~【個案關懷】今生相依相惜到老 島國東南社區一隅,一戶許姓人家,兄妹三人年逾古稀,舉目無親;弟弟患病要洗腎,妹妹脊椎嚴重歪曲,長兄如父,身兼母職,用心用愛照顧。「如果沒有哥哥,就沒有我們!」弟妹異口同聲,幽幽地說……  在新加坡政府精心的城市策劃與管理下,組屋住宅區整齊美觀,有綠樹成蔭的停車場,花木茂盛的綠化景觀,還有風雨無礙的遮蔭走廊。一切是那麼地美好安祥、富裕昌盛。慈濟訪視志工有機會進入平常百姓家,才知道繁華的都市背後,仍有被陽光照不到的暗角。島國東南社區的一隅,就有一戶姓許的人家。兄妹三人年逾古稀,相互依靠了大半輩子……  安生且安心許家的故事應從兩年前說起--罹患腎病的弟弟福德需要洗腎,在醫院社工的轉介下,成為慈濟的洗腎補助個案;七十三歲的妹妹文娣,脊椎嚴重歪曲,健康也不好;唯有大哥福成,身體還算硬朗。許爸爸早逝,母親再嫁而育有妹妹。母親過世後,大哥無怨無悔地照顧兩位弟妹,三兄妹相依為命。由於家貧,三人都沒有受過幾年教育。大哥說,弟弟年輕時也曾工作過,後因體力無法勝任,就一直賦閒在家;妹妹文娣也因為要照顧家人,沒有外出工作;家裡就靠大哥在運輸公司當搬運工人的微薄收入維持一家的生活。大哥退休後,因為早年與妹妹聯名購買目前居住的三房式單位,不符合申請政府福利金的條件,家裡的經濟來源就靠弟弟每月的福利金,繳付了水電雜費,所剩無幾。細算起來,每人每天只有大約新幣兩元的生活費;往往一個罐頭加飯或粥,就是一餐,生活過得非常艱辛困窘。慈濟新加坡分會補助福德全額的洗腎費,也對他們一家的生活狀況做了評估,於是再補貼他前往洗腎時的交澎湖民宿通費。七年來,許家大哥與妹妹申請政府福利金不果,經由慈濟社工與訪視員的奔走,終獲批准每月七百元的生活補助,弟弟洗腎也得到腎臟基金的援助,醫療免費,慈濟繼續資助他的洗腎交通費。生活有了著落,老人家都安心了。   日子清平過大哥照顧弟妹數十年如一日,生活圍繞著他們轉;除了一週三次陪伴福德到洗腎中心,也常要帶弟妹看醫生或復診,對弟妹的情況如數家珍。有時還要到不同慈善機構領取午餐及生活物資。住在附近的志工雷惠碧常常上門關懷。因為他們家裡沒有電話,惠碧成了他們的傳話人,通知他們復診的日期、分會的訊息等。訪視志工暱稱妹妹文娣為阿姨。阿姨身材瘦削,脊椎嚴重偏左彎曲,站起來不及桌面高,與人談話時只得歪著頭向上望,行動極之不便。長期的脊椎歪曲,肌肉生長不均,阿姨常感覺疼痛。有一次惠碧到訪,剛好看見阿姨斜著身體,抬高手臂在炒菜;舊式煤油爐上的油鍋,高過她的個子。惠碧問道:「阿姨,您看得到嗎?」阿姨搖搖頭,說她根本看不到鍋裡的菜,但是已經習慣了。賣煤油的油漆店離他們家頗有一段距離。大哥每次從家裡推著有輪的籃子,一路上還得休息兩次才能買到 十公斤 重的煤油作燃料。回程時也是一路顛簸,在烈日下走走停停、揮汗成雨,只為一家三餐的烹煮。自從帶弟弟上洗腎中心遲歸,大哥不放心讓妹妹一人在家裡煮飯,所以晚餐只好叫外賣。家裡少開伙,煤油的用量也從每月一桶減至每六週一桶。自從慈濟人來了之後,買煤油的工作就由訪視志工代勞。 老人家渾然不覺這樣的生活有什麼不妥。幾十年來同一個地方炒菜、同樣的桌子,但妹妹駝背日趨嚴重,已經無法看到鍋中物了。  婚禮顧問 不忍與不捨惠碧見狀,擔心萬一熱油噴了出來,傷及臉或眼睛,熱鍋也很可能翻下來,後果不堪設想。心中的不忍與不捨,覺得一定要為她做一點事情。與眾志工商議後,取得哥哥的同意,就請陳泉豐師兄把置爐灶的桌子鋸短數公分,改成安全的高度,這樣阿姨炒菜時就能看到鍋中物了。此外,泉豐再把陳舊的水喉和廁盆汰舊換新。『現在桌子高度適中,炒菜時不會吊手,舒服很多。謝謝師姊!』阿姨感恩志工用心在他們的生活細節上,就連生活素質也改善了。阿姨復診的日子到了,志工兵分兩路,由一位志工先到診所排隊領號碼,再由另一位志工接送,縮短在診所候診的時間,更減輕大哥的負擔。多年來,阿姨沒錢上美髮院,都是自己對著鏡子理髮;近年來,由於脊椎問題愈發嚴重,抬高手臂已非易事,志工就會給阿姨剪個清爽的短髮,解決她的困擾!   手足情深在這個有三十多年歷史的老舊社區,走進他們家,時間似乎定格在三十年前的場景。老舊的菜櫥、罕見的煤油爐、傳統的神台,客廳裡除了一台電視機,也沒有電話。房間掛著一張三人與媽媽的全家福,及一張泛黃的父親遺照。弟弟福德皮膚黝黑,寬大的眼鏡鏡片幾乎遮住他一半的臉。他說記憶中,沒見過父親一面。聽說父親患病,回中國就醫後就不見回來,他們一直都和母親相依為命。「哥哥這麼照顧你,你覺得哥哥怎樣?」一句話,觸動了福德與文娣內心深處的感情。福德心頭一酸,表情稚氣猶如小孩,他哽咽著說:「講起我的哥,我就要哭!沒有我的哥,我就慘了!」 「沒有哥,就沒有我們!講起哥哥就要哭!」文娣異口同聲,幽幽地說。「天下大雨,他帶我去洗腎。等德士,德士都不肯停,他淋到全港式飲茶身濕濕地,我心理很難過!」「有些司機看到他這樣照顧我,他們都覺得這位哥哥真的太好了!」弟弟一邊啜泣,一邊敘述哥哥這些日子來陪他洗腎的點滴,在一旁的妹妹也頻頻拭淚。年已七十八的大哥福成,面容慈祥,花白頭髮梳理整齊,衣著簡單乾淨。為了照顧弟妹,不敢有成家的念頭,只怕娶來的嫂子無法接受他們。老人家心裡沒有半點怨懟,他豁達地說:“遇到是沒辦法的,有時心情不好會嘮叨幾句,過後還是要面對,也無法擔憂什麼,不歡喜接受也不行。”「我常常在讚歎你們(慈濟人)。我們舉目無親。弟弟每次洗腎都要一百五十多元,幸好醫院社工很好,把我們介紹給慈濟。」老人感恩之情,溢於言表。一直關懷三老個案的訪視志工蔡榮富說:「哥哥就像他們的父親,甚至比父親更盡責。在這個年代,這樣的人品非常難得。」「每次來探訪他們,大家有說有笑,像一家人,感覺很溫馨。」惠碧師姊的雙親都在馬來西亞,以前覺得父母由手足們照顧就好了,現在會每週打電話回家問候,讓爸媽安心。『愛,像冬天的火堆那樣溫暖,像盛夏的微風那樣的清涼。』因為心存大愛,只要眼睛看得到、腳走得到、手伸得到的貧苦災難,慈濟人一定盡力相援。訪視志工走入慈濟照顧戶的生活中,因為用心,所以感同身受,才能真正地為他們改善生活,帶來歡笑和希望。文 林慈泰  攝影 莊永德 延續閱讀:【清水之愛】當揮手不是告別 延續閱讀:【個案關懷】疼惜,不只那一天。 【靜思小語】 少欲知足,懷抱大愛,任勞不悔,大富人生。 台北港式飲茶
創作者介紹

年終大掃除

ch02chpl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