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台北港式飲茶人原原的照片。CFP供圖
  重慶女童摔莊臣嬰調查
  ■新快報特派重慶記seo者 楊林 實習生 甘韻儀
  “在這個賠償事情完了之後,我就會跟我妻子全身心投入到小孩教育上面,不說每時每刻,每天都會抽出大量時間來陪陪她,疏導她,讓她高興,讓她快樂,讓她在方方面面儘量做成一個好學生。”“重慶摔嬰女童”的父襯衫親李江這樣對北京的一家媒體展示自己的計劃。
  他的女兒李某某雖然當時只有10歲,但只用了不到1分鐘的時間就震驚了全國。根據公開的監控錄像,2013年11月25日下午,李某某將自己的鄰居——一歲半男童原原在小區的電梯里抱起摔下禮服,拳打腳踢。電梯到達25樓後,她像扔沙袋一樣將原原扔到走廊。
  警方調查表明,李某某將原原帶回自己位於小區25樓的家裡後,繼續對其實施毆打,並放置於陽臺欄桿。最後原原墜樓,造成硬腦膜破裂和右腦花散列,一度病危。
  距離事發已經過去近一個月,但這件事仍在繼續發酵,女童李某某原來的鄰居、同學和老師,都在努力地試圖抹掉自己和李家有過接觸的事實。女童的成長軌跡,在各方的逃避和不配合下,依舊模糊。
  除了父親之外,“重慶摔嬰女童”李某某和她的親人幾乎全部消失了。她換了之前待過5年的學校,搬離了一直居住的小區,甚至一度離開重慶這個城市。和她一起消失的還有她的母親,還有她的外公外婆——11月事發之後就搬離了生活30多年的家,另外,她的爺爺奶奶也為了逃避大批的媒體和隨之而來的輿論,躲到了廣東。
  消失的女童
  至今為止,女童李某某留給公眾視線最後一個畫面是,扎著馬尾,穿著粉紅色上衣和馬甲,身材比同齡的孩子略高一點。沒有一個畫面清晰地映出她的面孔。摔童事件發生後,這個五年級的小學女生被貼滿了“魔女”和“熊孩子”的標簽——雖然她背著可愛的卡通書包,用著貼滿小女生鐘愛的貼紙的文具盒和筆記本,即使她的父親在有限的一次出鏡中明確表示,自己的女兒“很乖巧善良,喜歡給小動物喂食和洗澡”。
  但沒人想知道她之前飼養的寵物狗和烏龜現在哪裡,更多的人在關註女童本人和她的家庭躲到何處。事發後,母親李佳玲將她帶去了遙遠的新疆,但所處地址很快被網友搜索出來併發到網上。幾天后,最新的“人肉搜索”信息顯示,這對母女返回重慶後,轉而前往了甘肅。但隨後,疑似其甘肅住所的門牌號碼和電話都被髮布到了網上。
  女童李某某的父親李江依然每天還去四川維尼綸廠(以下簡稱川維廠)上班,但是要見到他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位川維廠的工友說,事發後李江在廠區住了一段時間,“那時候是媒體採訪最瘋狂的時期。”最近李江給同事的印象是,雖然工作的時候還算正常,但經常愁眉不展。據工友說,李江在川維廠身居班長職務,“在車間有點小權,但是絕對沒有外界傳說的那麼有背景和條件優越。”
  李江暫時沒有換掉原來的手機號碼,但是現在想通過電話聯繫到他也幾乎不可能,一位來自北京的記者說,曾給李江發了多達幾十條請求採訪的短信,但始終沒有得到回覆。更多的記者繼續日夜輪替,守在李江的廠區外面或者原來居住的小區樓下,希望有運氣能夠見上他一面。
  李某某的外公外婆也同樣因此改變了生活習慣。有鄰居表示,已經至少半個多月沒有見到老人了,“原來幾乎每天都看到他們出來散步。”
  “上面的人不讓談論這件事”
  但這場兩個家庭的悲劇在公眾情緒的發酵下已經逐漸演變成網民的搜索狂歡,即使事發近一個月後,一個網絡微博上的“大V”隨意的一條類似信息的轉發,依然在幾分鐘之內能夠被轉發評論上萬次。
  與網民宣泄情緒不同的是,事發當事人以及其周邊的人,卻在不斷祈禱事件儘快平息。女童李某某的班主任陽娟曾在摔嬰事件之後不久,對前來採訪的媒體說,李某某平時在學校成績不是很好,但是為人乖巧,和同學之間沒有太大的矛盾,“就算有些打打鬧鬧,但是孩子們之間這種行為還是正常的。”事發後第二天,李某某的母親來到學校,稱女兒因病休學一個月,幾天后又正式為女兒辦理了轉學手續。
  不過連續接受了幾批媒體的採訪後,班主任陽娟終於疲憊不堪地拒絕所有前赴後繼從北京、廣州和山東等地趕來的媒體,而學校的態度則更直白:“不要再來採訪了,我們只希望這件事儘快從公眾的視線下淡出,一切都恢復平靜。”
  而原來還津津樂道對大批趕來的記者講述李家故事的街坊鄰居們,如今也開始變得不耐煩,甚至會對這些講普通話的外來者進行身份甄別:“你又是從哪裡來的記者?你們報紙屬於哪個單位管轄?有記者證件麽?”
  事發後,他們一度關心這件事的進展,並將其作為茶餘飯後的談資,一位住在川維老廠區的婆婆甚至專門訂閱了一份當地的都市報紙,只因為希望能夠從上面瞭解被摔男童原原何時做手術。不過聊得多了,他們開始覺得煩透了,每一個來的記者都問同樣的問題,回答無數遍了卻還得重覆說,“電視臺來一個記者給我特寫,我的臉在鏡頭裡顯得那麼大。”
  在重慶市長壽區川維廠家屬院,女童李某某爺爺居住的地方,這裡的主人在12月初就前往廣州另一個兒子家,只是為了躲避記者的採訪和輿論的壓力。而住在旁邊的鄰居只要一聽到講普通話的記者,就會迅速關上房門,“我們什麼都不瞭解,不要再問我任何問題”。
  一位居住在附近的老人則悄悄告訴記者,摔嬰事件發生後,“單位(川維廠)接到了上面的通知,一切以官方宣傳為準,不許私下談論這件事。”
  遲來的道歉信
  2013年12月20日,重慶摔童女孩的父親李江通過央視新聞公開了女兒的道歉信,信的大致內容是:“我是李某某。那天我不該打小弟弟。在家裡(我)和小弟弟玩耍時狗狗叫了,小弟弟掉下去了。讓叔叔阿姨傷心了,請叔叔阿姨原諒。”
  另外,作為監護人,李江在信上還加了幾句話,“作為父親,我們全家人都感覺很內疚,請對方諒解。”李江透露,他已經將女兒的道歉信交到重慶市長壽區法院。這是李某某一家第一次公開直面媒體,向受傷的男嬰原原一家道歉。原原爸爸李忠生表示他還沒看到這封道歉信,在聽完記者複述的道歉信內容後,李忠生沉默幾秒後反問:“他們為什麼不第一時間站出來道歉呢?”
  12月16日,原原在重慶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做了開顱手術,至今為止手術費用已經花費十幾萬元,但是原原的母親曾燕說,孩子目前依然沒有脫離危險期,下一步的治療還有待觀察。原原的父親李忠生則堅持說自己沒有李某某一家的聯繫方式,“就算有也不想聯繫,他們連最起碼的誠意和道歉都沒有,所以現在再出道歉信我也肯定不會接受了。”
  另一個讓李忠生憤怒的原因是,事發幾天后,女童李某某的父親李江曾和央視透露,自己就算是砸鍋賣鐵也會儘力讓原原接受治療,並表示自己正在賣房和車。但是事實上,除了事發最初幾天的七萬多元捐款之後,李江再也沒有出過一分錢。
  之前,李江曾告訴央視記者,自己對女兒摔嬰一事也非常震驚,“直到事發後,女兒依然在家安安靜靜地寫作業,沒有表現出驚慌或者害怕的情緒。”他依然堅持李某某是個正常的女孩,平時在家從沒有表現出異樣。
(編輯:SN069)
創作者介紹

年終大掃除

ch02chpl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